【曝光】酒品售價惡意調低 “我查查”涉不正當競爭

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20-04-28 04:32:51



  酒品售價惡意調低 “我查查”遭投訴


  比價軟件是時下非常流行的一款手機軟件,消費者只需用手機掃描商品條型碼,就能獲得同一種商品在不同商家銷售的價格,從而選擇便宜的購買,使用起來非常方便。但近期卻有消費者和企業紛紛反映一款名叫“我查查”的比價軟件存在很多問題。那么,這看上去很實用的比價軟件背后到底有沒有問題呢?

  2013年下半年以來,有許多消費者和2000多家酒企集體向我臺投訴,反映我查查比價軟件虛構酒品價格,嚴重影響了他們的消費權益和企業的正常經營。

  某酒業公司負責人魏延方:掃了一下,的確發現我們的價格200多款酒,沒有一款是準確的,最后發現我們三四百塊的酒在他那上面標幾十塊錢。就是這個價格是我們根本從國外拿不到的,進價都沒有的。

  而聲稱受到我查查軟件超低報價影響的酒商,還有不少。按照這些酒企的說法,我查查軟件顯示的不少酒品的價格錯得離譜,但是我查查公司的相關負責人卻告訴記者,他們軟件顯示的價格都是有來源有依據的。

  我查查公司市場營銷總監:我們價格只能顯示說超市實體在賣的價格,就是說他在售什么價格,我們就會顯示什么價格。


  記者驗證:“我查查”商品信息不準確


  為了驗證這位負責人的說法,記者隨機選取了一款我們生活中常用的面巾紙進行了調查。當我們用我查查軟件掃一下這款心相印面巾紙的條形碼之后,軟件提供的信息顯示:商品代碼為6922868 285747。規格為200抽,廠家為湖南恒安紙業有限公司。價格方面,我查查顯示,這款紙的最低售價是6.5元,最貴售價為4199元。記者算了一下,這款200抽的抽紙最高售價是最低售價的600多倍。針對這款面巾紙,我查查軟件一共提供了5個大型超市位于北京的9家實體門店和兩家知名網絡商城的銷售價格。記者決定,從5家超市中各找一家實體店進行調查核實。根據我查查提供的信息,北京物美超市志新店中,這款面巾紙的價格為7.3元,而記者在這家超市店,反復尋找后并沒有發現同樣代碼的產品,為了避免遺漏,記者把產品代碼報給痁員進行電腦比對。

  北京物美超市志新橋店 店員:6922868 285747 沒有啊,沒有這個貨,你從哪抄的這個碼?

  記者:我查查。

  北京物美超市志新橋店 店員:沒有,掃不出來。

  而讓記者更加感到意外的是,根據我查查軟件提供的另外4家超市門店的地址,我們并沒能順利找到相應的商家。至此,記者先后對我查查軟件提供的銷售這款面巾紙的5家超市和2家網絡商城都進行了調查,結果發現有1家實體店根本不存在,有3家實體店位置標注錯誤,而更讓我們意外的是,在所有能找到的商家中都根本沒有我查查所顯示的這個條形碼,更沒有這款產品在售,也更談不上所謂價格。


  軟件制作簡單 價格可輕易改動


  記者進一步深入調查后發現,其實,開發這樣一個軟件,隨意更改價格并不是一件難事。

  記者找來一位正在實習的技術人員,用了10個多小時,就制作了一個功能、頁面都與所謂我查查基本一致的掃碼軟件。為了能夠讓觀眾區分開兩款軟件,記者請制作者在他制作的掃碼軟件上標注了“北京”兩個字。然后,記者請制作者先將掃描結果與我查查的掃描結果預設為完全一致。并用兩款軟件分別掃了一瓶白葡萄酒的條形碼,結果兩款軟件顯示的商品價格完全相同。 隨后,制作者將這瓶酒在他制作的軟件上顯示的價格分別修改為保持不變和1,2,3元錢。幾秒鐘后,記者再用這款軟件掃這瓶酒的條形碼,價格果真就變為了129和1,2,3元錢。而當制作者將軟件上顯示的價格變成10萬元之后,記者再用這款軟件掃描同一瓶酒,結果價格隨之就變成了10萬元。 圍繞我查查比價軟件,記者調查了包括酒類,書籍,日用消費者品等幾十種商品的數百款品種,結果發現,商家不同意向我查查公司交費的,我查查軟件提供的商品價格就可能存在差錯。


  專家:“我查查”涉不正當競爭


  根據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定,經營者在市場交易中,應當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誠實信用的原則,遵守公認的商業道德。而專家認為,像我查查公司的這種行為,已經嚴重影響了正常的市場經濟秩序,影響了消費者合法權益,應該依法予以嚴厲打擊。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院長 楊東:“我查查”和廠商之間存在著強制交易,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的平等自愿、誠實信用的原則。我們課題組通過充分的調研,建議這樣的行為作為一種新型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納入到《反不正當競爭法》當中加以監管。


(《第一時間》播出時間周一至周日 07:00—09:00)

發表
巧牛配资